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第一章 昼与夜

自从「夜」有记忆起 他就住在这个城市 这个一直是夜 没有光明的城市里

半掩在云中的明月悬挂在空中 似有似无的音乐环绕在这弥漫着死亡气味的城市 魔女们不时的尖叫 和偶尔的小声讨论却也是让人愉悦的小插曲 但是无论是鬼还是魔 大家都以此为乐 他们欢聚在这个城市 死者国都——Nifheim(尼芙菲姆)

万圣魔与南瓜魂嬉戏的身影穿梭在楼道间 小恶魔们互相争抢着无头武士的头盔

夜走过他们的身边 魔女的影子自他头顶掠过

他来到城市的最高处 魔女家的门口 只有这里 那些吵杂的声音无法到达 他就这样静静地站着凝视着下方 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似乎可以看见这个城市洒满阳光的景象

下一刻 一丝微弱的红光引起他的注意 那是一朵花 昨天这里还什么都没有 什么时候开花的 他边想边蹲下仔细的端详着 淡淡的红色的光芒 没见过的品种 但却不觉得陌生 温暖的感情洋溢在心中 简单的五片小小的花瓣 风轻拂过 在风中晃动起来 夜浅浅地笑...

或许这个城市是有白天的 那白天的时候有谁会醒着呢

当-当--当 凌晨的六点的钟声响起了 空洞的钟声让他烦躁
当-当--当 管他有没有人 他这样想着合上了眼睛

这应该叫做诅咒吗 六点的钟声响起 大家就要沉睡 静静等待着夜晚六点的钟声再次响起


音乐停止了 只有阵阵风掠过这个城市

自从「昼」有记忆起 他就住在这个城市 这个一直是白天 就好象从来没有半点暗的城市

[太阳升起来了 好暖和~今天又是个大晴天呢!] 昼伸了个懒腰微笑着说 没有人回答

[恩…等下干吗呢?]歪脑袋[啊!对了~昨天种的花!]昼跑远了 四周没有一个人

没有音乐 没有歌声 没有尖叫 更没有那些小声讨论的声音 习惯了一个人说话 也习惯了没有人回答 这空荡荡的城市里什么都没有 有的 也只是他自己 这就是死者国都——Nifheim(尼芙菲姆)

楼道间躺着摔破的玻璃杯 河中央漂着一个破烂的头盔
昼跑过这些荒芜的街道 阳光洒满全身

他来到城市的最高处 不知道是谁的屋子前 昼很喜欢这里 在这里可以眺望到整个城市 令他觉得自己是个国王一般[今天天气好棒啊 恩…空气好清醒 你觉得呢]他回头笑着(他不是和背后灵说话…是看花的方向…)


他走到一个洒满阳光的地方 蹲了下来 注视着一朵花 在城的入口发现这朵花时 它已经快死了 昼不忍心 就把它移种在这里 没想到隔一天就变得像刚从泥中窜出来的一样[早上好呀 你看起来好多了呢]

或许这个城市是有夜的 那夜的时候有谁在这里呢

当-当--当 傍晚的六点的钟声响起了 空洞的钟声让他无奈
当-当--当 是他在那里吗 他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这是叫诅咒吗 六点钟声响起 他就要沉睡 静静等待着清晨六点的钟声再次响起

第二章 魔术师

惦记着昨天的那朵花 夜又来到这个能看到整个城市的位置
[这个城市有白昼啊] 一个声音突然发自声后 夜警觉地转身
[有哦] 陌生人微笑着从阴影中现身
[你?…人?!]
来者没有理睬夜诧异的眼神继续说[应该被死亡与夜所占领的这里…]他扶了扶高高的帽子[似乎…有别的东西呢]含笑看着夜
[喂 你是谁?活人是不能待在这里的!]夜打量着眼前这个穿着奇怪的家伙[到死城的人都会死 变成夜里永远的居民!]
[暗里永远的居民…吗]陌生人依旧笑着[呵呵 形容的真贴切呀…与“光明”无缘啊]他直视进夜的眼睛
[什么光明…这里是死城!只有暗!]这个即陌生又向往的东西动摇着夜的心
[都说了这里有白天 有阳光!还一片光明呢]陌生人轻叹了一口气[有没有在听啊]
[白昼?光明?你…在胡说什么啊?]夜的心里即是惊讶又不遗疑惑
[我…穿越过那个该死的森林 到达这里的时候就是早上]那人带着白手套的手指向入口[精疲力尽…唉…意识都模糊了]他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还好 那个叫昼的人帮了大忙] 嘴角含笑
[昼…..?]夜念着这个名字 即陌生又熟悉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脑子在嗡嗡作响
陌生人接口到[白天 所有人都沉睡了… 只有他醒着 是和你们相反的存在]
[光明…昼……]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让夜混乱了[…你到底是谁?]夜回头 那个人已经离开 映入眼帘的是那朵花…淡淡的红光比昨天更耀眼
昼….....啊!好痛…头好痛!谁…是谁?

月亮深处隐隐约约飘来[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夜]



月亮落下 阳光又重新照耀这个充斥着死寂的城市
[啊~~总是大晴天有点无聊呢]昼嘟起了嘴[偶尔下个雨拉!]对着天空抱怨
[呼~算了!去看看花!]浮现微笑
[咦?!不见了?是在这的啊…去哪了?难道有…]昼急得眉头都皱了
[找什么呢?]一个影子把昼裹住
昼被吓了一跳 转身 呆住[……你?啊!您是神吗?]
[神?哈哈…]来者笑出了泪 微笑地看着昼[真有意思 我是魔术师 旅行的魔术师]
[魔术师?好棒的名字呢]还以微笑[我是第一次看到除了我以外的人呢!]
[第一次?]
[是啊…]低眉[这里一直就只有我…]昼转过头苦笑着望着整个城市
[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咦?恩……我觉得…我不能离开这里呢 哈哈 也许您觉得奇怪 可是 我认为我存在这里是有意义的]可爱地笑
[啊…是吗……不觉得孤独吗]
[嘿嘿 说不孤独是骗人的吧……不过 这里所有的事物一直都陪着我,而且我有了个新朋友]昼微笑着
[朋友?]
[恩…昨天…在这里的一朵花 嘿嘿 不过 好象跑到哪里去玩了…吧]昼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
[……]
[旅行的…魔术师?]抬眼望
[怎么了?]
[旅行的意思是…您不会留在这里吧?]
[……]
[那您能给我讲讲那些你到过的地方吗? 可以吗?]昼的眼睛里流露出真诚的请求
[愿为您效劳]笑
[不过只能在钟声响起之前讲呢 一敲钟我就要睡觉了]
[呵呵 我知道]
[咦 您知道?]
[我是魔术师啊]笑
« Previous Page Next Page »

Clock

Undead--The Forgettener

★Jakk★

Author:★Jakk★
上海
LOVE:南瓜/HP/山口山/onepiece
近期需达成:短片/PM本……吧


1.jpg
本站图文严禁转载


Death Moon
by Pumpkin
1.jpg

综合频道


Musi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